向晚诗选(2017)
2018-12-02 12:35:34
  • 0
  • 3
  • 2
  • 0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



向晚诗选(2017)

  

  

关于樟树

  

每次看向窗外,好像一眼就能看到

那棵高大的樟树

黑云一般的树冠正倒向未来

树叶成片飘落

(究竟有哪一片叶子

会为这着急的一生而心生遗憾?)

这样看着——忽然想到自己

已好久没有认真地

呼吸过一次新鲜空气。更多的时光

被烟灰代替,就像它

恰如其分的表现了一个

装满黑夜的烟缸那样,也表现了

一个——

与去年那棵高大樟树正好相反的堕落身躯

  

2017.3.11

  

  

五月五日,傍晚

  

好像你只要一点起烟,那路口

唯一的路灯就亮了起来

微弱的灯光

像虫鸣一样收集着你多余的生命

已经整整五个月了

什么都没有变,仍是那么

消瘦,失眠依旧

时常因为院前的梅雨耿耿于怀

也时常因为懒惰,黑白颠倒

看得见云朵的时候,才感到自己

也在漂流——

就像你在这个世界

的脚印,如杂草般疯长且各个孤独

  

2017.5.5

  

  

鱼腥

  

进入夏季的木床开始脱水——你在

室温就要比体温高的屋内坐着

窗外,吼叫的喷泉

像拳头一样向你挥着,但你

只能坐着。许多个下午

你都不得不面对——

这散发着鱼腥一样的屋子:一个

油渍的案板

去年的夏季你也这样坐着

安静得像一个空心雕塑。忍着腥臭

看着窗外的人群

在宽敞的马路上跳舞:

那路——几乎就像一把薄而锋利的菜刀

  

2017.5.7

  

  

离开

  

深夜,不可阻挡的恐惧像耳边

急促的引擎

恨不得一瞬间就跑到凌晨

这几日,你觉得你

像个多余的偷渡者,臃肿的欲望

于深夜的大雨中

被淋成独醉的雕像,更多的

时候,则是一声声叹息——

大鸟一样四处飞开,寻找栖处

如果,你立于窗前

感到消瘦者的面孔也立于窗前

那,是否就如月亮一般

抱着痛苦的回忆离开时也留恋此处

  

2017.5.10

  

  

入睡

  

一直到后半夜,整座城市的人

才开始入睡,一天

的疲惫像木桌上摊开的书

就一直死盯着天空——

而一旦你躺下,就仿佛置身于

夏日燥热的密林

卑微如一声虫鸣,感到

某个草丛中似有一只猛虎

就要张开大口,死神一样扑来

  

2017.6.3

  

  

太多

  

阴下的天空,还有太多雨——

没有下,你就开始醉酒

就像还有太多的话

没有说,就已经没有机会

再说

这日子水一样流走——

太多的情绪

像你诗人的梦

越来越少,而太多的诗

还没写,便被深夜的暴雨打断

  

2017.6.4

  

  

写诗

  

写诗的时候,夜就深了

月光按部就班的

又照在了你疲倦的屋顶之上

万物苍茫

小桥流水又寻了一户人家

写诗的时候

你就无法无天——

用写三句的时间与世界干杯

一句用来参禅

写诗的时候汗水正在绘制

你国家的版图

这累见不鲜的寒夜,这蔷薇

  

2017.6.9

  

  

如果

  

如果黑夜的灯一直亮着——

如果你在写作

会不会突然想起某个受难的民族

如果你渴望的低语

如果你有一颗怜悯之心

该怎样面对

一双向你摊开的长满老茧的手

如果你的眼睛

总是盯着某个地方

如果你发呆的时候,先是

哗啦啦的流泪

然后才想起年迈的祖母

如果,此时下雨——

如果雨水就是你多年漂泊的家

  

2017.6.15

  

  

孤独

  

在南方,一个从来没有人说话的城市

在熬过了许久的沉闷之后

终于下起了大雨

  

2017.6.26

  

  

对着大雨沉默

  

你像一颗遥远的星星,自己发光

雨水下在屋内

高傲的泪水从地面升起

这座城市,你想不起什么人来

曾经暗示你的清晨

如今——

就像你苦笑的嘴角一直斜到夕阳

虚弱的日子越来越多

艺术家的梦

越来越少,骨瘦如柴的日子

越来越多

乡愁一样的月亮越来越少

之后,你总是对着大雨沉默:膝疼如雷

  

2017.6.27

  

  

闲下来的时间

  

三餐之后,好像就没有什么

风铃躲在你的背后

大鸟——

飞过你的头顶

等枯叶抖动每一寸阳光的时候

雀鸟来了

它摸着你的头发,骑着

你年幼时的木马

闲下来的时间就这样跑着

你把笑声

围在中间,天真就像小孩一样

闲下来的时间

蚂蚁写着自由的诗,虫鸣也能飞翔

  

2017.6.28

  

  

英雄有梦

  

走过最低的路,看过最稀薄的云

破旧的小屋

发出大鸟一样歌。最高的梦

在你的杯中醉倒

想着一生最爱的女人能钻进你的腋窝

天晴时——

你揭开瓦片和木床一起晒着太阳

但看到鞭炮的般的雨声

你就想起了锣鼓喧天的家乡

一生的梦

草书般写在迟来的暮年,伟大的诗

只在胸腔中呐喊

是英雄都有烈酒,是英雄——

都喜欢穿浩气长舒的鞋

是英雄都有祖国一样的梦和高过头顶的乡愁

  

2017.7.1

  

  

小暑与风寒

  

小暑过后,最先是风寒

膨胀的脑袋

犹如临近负债的刀口

天空

越来越沉。你在屋内坐着

耳朵,抱着

整个七月的引擎唱歌

望着窗外

的另一朵蔷薇出神时

突然感到有人拍了一下你的肩膀

  

2017.7.9

  

  

七月

  

七月有火,有风。有数不清

的头痛和偏方

有来自南方的痼疾,和

无法医治的乡愁

有冰镇的西瓜,有破碗

有一生所爱

有久病成医的失眠

有低度的啤酒,也有烂醉的床单

七月,堕落高于热情

最低的生活

在最高的梦里嚣张

有汗水浸透的衣衫,也有悲凉

  

2017.7.11

  

  

倾诉

  

破旧的窗台没人说话,咳嗽

是你最后的语言

爱情属于虫鸣,忧愁属于高度的白酒

在亳州

偶有大雨,偶有风寒

扯不清的生活

就像着了火一样见风就长

你在一大堆干柴中——看着太阳

在水一样的夜晚中品尝朝阳

睡醒了,就写几句

自由的诗

有时,你也像路牌一样

等待每一只麻雀停在你的右肩

你也曾对着杜甫倾诉着你野草的风格

如风声,如倒空的酒瓶

没人说话的时候

咳嗽——

就是你一再痛苦,丢在深巷的语言

  

2018.8.4

  

  

狼藉

  

提起你醉酒的作息和失眠,就像

提起你的三餐

一声咳嗽就能震下一片落叶

  

2017.8.4

  

  

同情

  

一路的微风,是你山外山的眼睛

可不可以同情

高温以一种迷茫,叩击着

夏天的额头,可不可以同情

你一身的汗水

路过书店,超市,酒吧,KTV——

安静与喧嚷

可不可以同情,甚至

在正午,看到高楼作业的农民工

可不可以同情

看到一个城市的酒气

应酬着物化的饭局,可不可以同情

你在正午十二点

提着灯笼,两眼黑暗

可不可以同情

黑暗像块抹布蒙在了时代——

皱纹的脸上,无一幸免可不可以同情

  

2017.8.5

  

  

孤独的云

  

你苦望着,天空中的一朵

消瘦的云

它灵魂一样的弥漫着

这么蓝的天空

它没有朋友

更无酒消愁。就半个小时

它就把自己——

变成了一把二十四岁的菜刀:

刀刃上满是缺口

最后它又变成了一叶孤舟

停靠在

淮河扩大的水面

你看着它——眼睛却一片泪光

  

2017.8.5

  

  

立秋

  

在立秋,你曾引以为傲的唯心主义

终于。飞上了院里的那棵

枯死的樱桃树

它静候秋风,静候今晚的月食

也静候英仙座的流星雨

安徽,与某地

应有共识:一种恰如秋雁的迷人体香

高度的白酒与高楼对饮

浪费的星辰,如爱情

如瘦弱的蔷薇。又该如何在

秋天安身?

立秋是你二十四岁的刀锋

满是缺口,立秋——

是你翻开的第70页《诗经》:一片朦胧

  

2017.8.7

  

  

如果不是

  

最美的体香来自南方。你耳朵聆听

大地上跳动的千万朝阳

如果不是

当然也没必要这样想

痛苦可能是一阵风,也可能是一个

没来由的苦难

如果不是,也没必要这样想

黑夜总会降临

非人的主义,偶尔也会

跳上人类的房梁——

回忆也可能是镜花水月,如果不是

当然

也没必要这样想

这样一条漫长的路,你

每夜模拟飞翔

失眠就像歌声一样,如果这样

自然要比睡眠安详

或许是

——或许不是,当然,你最好这样想

  

2017.8.11

  

  

凌晨

  

在凌晨,这样的时刻,千里孤独

万里无云

低矮房檐于自闭中生出蔷薇

远方在哪里,诗——

又在哪里

你在通往黑夜的途中

自导自演,几乎就要黎明时

你才看懂了失眠

此间

如果你从寒蝉的口中听到忏悔

会不会也化成秋风

为桀骜的夏季

流泪。而这一行之后

时间逼近三点

——你臃肿的大脑将在何处安身?

  

2017.8.13

  

  

抒情

  

自这心疼的夏天走后,你开始寡言

开始,狼吞虎咽

难过时强忍着不留一滴泪

更时常

在漆刷色的天空下

你万般苦楚诉说不得——

你愁更愁的孤独,又与何人说?

你把

所有的心事藏在瓦片的废墟下

只是等夜深了

你才挑灯去找,小心翼翼的——

翻开每一片

生怕把它们弄疼了

你脱下上衣,给它们盖着

明亮的夜晚中

你身上的每一处伤疤

都像一只空洞眼睛望着天空:如何不疼

  

2017.8.15

  

  

咏怀书

  

当你从他省回到故里,当你——

再也听不到

后半夜暴躁的鸣笛

日子也逐渐平缓,也无人可谈

秋天——

就这样来了

焦虑的时候,你就写诗

写诗的时候偶尔也关注一下

他人的生活

自己的体重——何等的瘦弱

然后也努力着

让自己每天也多跑一公里

——当落叶

飘在夏日的诗歌上

你情绪的眼睛看着蜻蜓自由来往

  

2017.8.19

  

  

高楼

  

在你翻开艺术家的第一页——这

出嫁的第一行。你忽然想起

正午——

那个钱姓的农民工:

一枚强有力的心脏在城市的高空中跳动

他高于城市的汗水

如钟声,如跳跃的狮群

抖动着

每一寸朴素的麦芒。一百米外

你立于高楼

的阴影之中,看着他们

像油灯一样悄悄燃烧

一举一动,如暗器,如鹤立的大刀

一千米外

是一阵风,是一壶回音的老酒

摊在板床——生活如此

承受亦是如此

三千里外,是破了一半的草屋

是年迈的老母,两个

孩子

在秀丽的桂林山水

小一点的叫山河。他说:

“我不曾爬过最高的山,但我爬过最高的楼”

  

2017.8.19

  

  

雨水

  

这个下午,一阵阵脱臼的雷声

被晾在窗外

雨水跌落的瞬间,声声

都是叹息,甚至

嗜睡的头脑和胸腔

也时不时传来鸟鸣,和汽笛

如果这时

你撩开窗帘,必然能看见

一双睁大的眼睛

必然能看见一片抑郁的乌云

在生活的头顶上

越压越低

怎奈雨水不息,就像

记忆中痛苦的胶片时时传来呻吟

  

2017.8.31

  

  

秋雨

  

秋天到了,皖北的小雨像多年

不见的亲人

又回来探亲,哀声的屋檐

在沉闷的黄昏后

发出一声声呻吟。你似乎

看到了一种别于他省

的挥洒——

如忧郁的墙壁

又开出了几点梅花

一寸寸扩大。并且在这雨中

你自闭的铁锚

已不需要雨水安慰

如秋蝉沉默,如——

一个更大的平静被雨水一滴滴细读

  

2017.9.21

  

  

衰老

  

后来,你所认识的植物都衰老了

它们低着头

想着南方的未来

只有弯下的脊梁那么长,曾经

挥舞大刀的手

一到夜晚就长满皱纹

就连星辰看起来都没有那么亮了

它们各个孤独

它们承受着前所未有的荒凉

眼睛——

像一个巨大黑夜

容忍寒凉,容忍死去的爱情

容忍身在异地

而每逢圆月又不得不想起的乡愁

老了

就像一件穿旧的衬衫

被晾在秋末的衣架上感受明灭的风琴

  

2017.9.3

  

  

河灯

  

灯光,在河面上越积越多——

你紧锁的目光

越来越窄,并随着

陡降的寒风向头顶移动:

十六的月亮

太像故人的面孔了

你这一声感慨,终于

逼出了一行清泪。如鸿雁

又如遥远的锦书

次第在闪光的水中跳跃

哪一个不让人心疼?

倘若数十年后,你又站在这里

眼前——

是季节荡漾的水面

你是否会为曾经

的自己——放一只能忏悔的河灯

  

2017.9.6

  

  

痕迹

  

那晚,你侧身在深秋的中央

几经辗转

不能入眠,然后

开始回想之前几年——

每当此时

就会有一些光亮,慢慢

靠过来

就会有一些

火车的鸣笛、犬吠……

或者一些其他的

象征着你青春

的蔷薇不断躁动,如今

夜晚静如深井

你一躺下仿佛就老了

十岁,憔悴如一个幽怨的妇人

  

2017.9

  

  

群山,隧道

  

在去某地的路上,从群山到群山

从群山——

进入隧道,仅隔了一层车窗

但实际上却隔了

太多的人生和沉重和痛苦

从看见的到看不见的

除了群山

还有难言,还有太多的出走

在这条路上

被山外山的高楼消耗

你看到,窗外的这一片

土地。就要瘦成了一枚月牙

就像你空旷的眼神

看到美丽

的鸿雁时。即使隔着群山

——甚至数千公里的隧道也如鲠在喉

  

2017.9

  

  

芦苇

  

涡河水面的风,越来越大

立于此处,就如

一株芦苇

感到头顶的风越来越沉

感到这一年越来越小

如果

你这样的颤抖

不是因为忏悔

而仅仅是因为这风的凌厉

那你憧憬的芦花

还会不会因为热爱

而舞蹈?

年复一年,感到今年的风

最大,并且在

城市的拥挤中,你

站的这一片土地最大,最荒芜

  

2017.9

  

  

蔷薇

  

当你在这深夜,目光凝视着一条

反光的河面

你摇头又挥手,你知道

这一生最大孤独

就是看着船只在月下渐渐消逝

想起自己——几乎就是

一朵或将枯萎的蔷薇

又有哪一颗星辰会为你悄悄亮起

这个夜晚

你汉族的哀愁是一壶

高度的白酒,你瘦弱的身躯

是一截矮小的墓碑

一生向上的梦,就是开出

一朵可以自赏的花冠

多少年了

你觉得自己越来越美。偶尔也在

暴力的雨中

感受疼痛和生长

偶尔也对着自己的过去深深怀念与张扬

  

2017.9

  

  

芍药

  

或者,就像提起芍药一样:

一种隔世的乡愁

在他省的头顶摇晃

越晃

越能感到口中的烟——淡了

你每天看着绿叶生长

每天模仿

风筝的飞翔,甚至也饿着肚子

赞美安徽的小雨

又有哪一阵微风吹倒了

谁家的栅栏

在异地,芍药

是一种入骨的毒药

——但能解千百种的疼痛和乡愁

  

2017.9

  

  

木棉

  

最后,高声朗读的疼痛在异乡饮酒

隔着3000里路的晚霞

挂在春天的衣架

就像攀枝花一样。让你想起了

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

或许不用抬头

你就能看到你最爱的

像沉默的

树林最爱虫鸣,像歌声

最爱愿意倾听的耳朵

当你看到它

火红色的模样时,就好像

看到了湖边浣纱的女子

又穿上一件新衣裳

突然却感慨自己的青山是否也能为雪白头

  

2017.9.16

  

  

降临(组诗)

  

  

梦醒

  

时间一点点逼近午夜,在一个

窄小的黑暗中

你又一次坐在了更深的地方

屋外一声声虫鸣

像无数个

不眠人在他省的河边微微闪烁

这期间有小雨——

有雨声之后的酩酊

有一个不合适的孤独

站在地平线上

当你出走,焦虑的虫鸣

和月光

跟着你出走

当你离开睡梦,睁开一双

空洞的眼

那一张失眠的脸孔

几乎就像抽象艺术里突然的苍白

  

  

虚弱与透支

  

在九月末,头疼是一个个难以测量

的夜晚。风总是忽冷忽热

而你总是在深夜

望着静如死水的天空

出神。以致

你的生活就要颠倒成了一些

路边挣扎的灯光

甚至是

一些灯光下跳跃的蚊虫,飞蛾

你每每抽掉一口黑暗

就能立刻吐出一些一个时代的焦虑

就能感到

你一张日益憔悴的脸。像

摇晃在他省——

扩散着虚弱的河面:

而头顶正是那

透支了明天的一小块残月:狠狠地发光

  

  

子时

  

或者就一直这样,像个失语者

坐进深秋

耳边是纠缠不清的虫鸣

在入夜以后

就开始讽刺。如雨水

刚刚嘲笑了夏季

又来冒犯秋天

当你一个人在子时如此安静

在一个更大黑暗中

突然看见——

邻家的灯火,会怎样

产生疑问?

你能感到剩下的时间

都容纳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

并且,在灯光下

你的影子,一半在逃离

一半在静静的坐着:

记忆如星辰:重重的砸在其中

  

  

疾病

  

当往日的笑声被挂在屋檐——

听起来就像嘲笑时

痛的体会

才越来越深。以致某些

美而活泼的愿望

就要变成了

一些僵硬的枯木,灰烬

暴露于寒冷的旷野:

一个狭隘的房间

当一个人坐在黑暗的中央

微微颤抖

如一盏忽明忽灭

的油灯——

或如枯叶等待来日的阳光

照在胸膛。枯叶:仅剩一声脆响

  

  

独处

  

当太阳又停在那个高楼,路边的灯

几经周折,终又——

滑入了窄弄

感到热闹的日子实在不可多得

当你最后一口烟

被晚风掐灭,当你消瘦的影子

被湖水——

越拉越长,是否就像

一件单薄的白衬衫

被晾在冬天的夜晚。以致

你后来的日子

都长满了青苔、野草:

一块不曾言语的翠色地毯

就要延伸到了子夜

当所有的夜风都吹过你,当你

的江山冰冷

是哪一种感觉如樱花、落叶让你无家可归

  

2017.11.7

  

  

风声

  

此时,在公交车停靠的右侧广场

你静静的坐着

像人群中唯一的一座雕塑

感到树叶不多了,感到

城市的喧嚷

正一次次屈服秋天

耳边跳舞的风声

是你熟悉这个季节唯一的方式

它曾经

吹在别处,现在吹在这里

冷清的味道

可能要从上午持续到入夜

此间无数种孤独

见风就长

——无数个过往,又被吹到胸膛

  

  

雨夜

  

你坐着,雨把你瘦弱的身影

淋得比凄凉还冷

以致一些温暖的事物

就要让你出神——

比如上午那一群白色蝴蝶

在冒犯了花丛之后

又来冒犯你

比如这个秋末被挂在

傍晚的窗帘时

你一杯热水就喝到了夕阳

但此时——

是十万滴水珠

和破碎的灯光在舞蹈

然后就是每一块骨头都在渗水

如果雨停之后

就能减轻一个城市

——的孤独,是不是雨伞都太多余

  

  

十月

  

十月,你小心翼翼的行走于安慰

和寒凉之间

你脚印枯萎,但却拥有——

一个个出走的风景

最后

在十一月的末尾终于理解人间

你不留恋一片落叶

亦不祈祷

雪花会落在窗台,更不想冒犯

黑夜的深井会在哪一刻

闪烁着来日的光

如果,你温和的眉头皱了

那一定是

现实的冷漠拥挤了你的额头

  

  

十二月七日,大雪

  

又一个枯萎的冬天来临,你

一言不发

你一瞬间老了——近十岁

如果在这结冰的小屋

黄昏将最后一点温存也铲走

接着,就是月光

碎冰一样的挥洒下来

那你——

新鲜的泪水还会不会有温度

如果这个冬天过后

你的胸膛、手掌

甚至四肢也长满青苔

你是否还能在青春的白纸上

种植花朵?

你不知道。但你自信

此时若她递来一杯热水

至少会和数年后的夏日一样,越来越美

  

  

寒露

  

在白露之后,寒露则更让人心疼

它这样按部就班

的接近你,如久违的风吹着

吹着,就进了深秋

因何而感到季节如此真诚

是一江绿水

又点起了几盏河灯

还是哪一抹寒意又滑入了窄弄?

  

2017.10.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