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孤独写作者的独白
2018-10-30 10:29:04
  • 0
  • 0
  • 0
  • 0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



  一个孤独写作者的独白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诗歌于我有没有用,于我有没有价值,我是不想去思考的。因为,我知道,写诗于我而言几乎就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生活方式,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写诗?我只能用一种诙谐但又严肃的话来回答,因为,诗在那里,它在等我来写。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诗歌确实影响了我,写诗的这些年,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刻意的寻找一首诗来读,因为读诗时,会有一种熟悉而真切的感觉,我认识到这语言的背后有着我以往相似的感受但又完全不同的事物。而这些,如果不读诗是感受不到的。有时候因为一两行诗句,甚至整首诗,都成天的在我脑海中转悠,可能会过一段时间就不去想了,但我相信,在未来的某天,它一定会再次出现,并让我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感受或体会。就像前段时间,我印象深刻的诗句,是顾城《墓床》的结尾两句:“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再长”。

  倘若这样的诗句,它能让我长久的反思,能让我每每想起,都能对作者当时的情感加以同情。那么,这样一首诗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忽然想起,我去年、前年曾以“蔷薇”作为核心意象写了大量的诗歌,关于这个曾经有读者问我:“你诗歌中的‘蔷薇’,写得如此真诚,是当真有这样的经验,还是确实如此痛苦?”,在这里,我想说的,就诗歌而言,或者就是我那一类有关“蔷薇”的作品,如果你们看到了我语言背后的某种——与你个人经验中的感情和感受达成了一种相似和共通——只要你们能够接受并能“理解”,那么陈述的真实性便无关紧要了。

  而我在诗歌中描述的那诸多事物,表面上来看,貌似很大程度是源于我自己的经验,实则也依赖于你们的经验,否则,所谓诗歌的感染力,以及所谓的共鸣性便不能产生。换言之,诗歌中的感染和共鸣,则取决于诗人与受众两者共同的经验对于同一事物的感觉或态度。

  就像我认为的“好诗”那样——“诗歌至少满足读者和作者此两种人的审美。务必纯粹且入木三分。”或许,正因为诗歌拥有这样一种——能够理解而默契的交流的神奇功效。因此,它让我们可以从容的面对这个世界,它让我们拥有了一种从多个角度看世界的能力。也因为它的真诚和感性,让我们可以离生活更近一点。就如爱默生在《自然》的表述中所说:“文字的物质性把我们指向一个可以称为‘精神的’方向。”

  最后我想说,如果诗歌它塑造了一丁点——我善意的内心和精神追求;如果诗歌它改变了一丁点——我对这个世界从怀疑到热爱的态度,那么,这些都是我不能不热爱它的理由。

  每当我坐下来,足够感受到生活的宽容与慈悲时我会写作,这些细细的词语之流都是为你、你们而写,我爱你们。我恭呈了。

  

  2017.12.22

  (原载《诗刊》2018年第二期下半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