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夜的歌谣(组诗)
2017-09-01 19:24:02
  • 0
  • 0
  • 4
  • 0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

  

  

隔夜的歌谣(组诗)

  

  

与自己为敌

  

你一个将死之人,还要与自己为敌

就好像不问世事的季节

还要与冷暖为敌。你听见

整个春天

那些重金属的花在你的骨髓里

生根,发炎。它们像吸血鬼

的指甲纷纷生长

它们吸食你的血液,你

无动于衷

甚至无助,无为,甚至

连你突然的惨叫都没有一点声响

整个春天的花

开了又败,它们冒出你的心脏

和唯心主义的大脑

它们让你觉得——活着

如履薄冰,不与自己为敌就是死路一条

  

  

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月光斜出的一寸

能否让你温暖

你不知道,当你低下头

梅花忏悔的眼神能否让你

再次感动

你不知道轻如羽翼的落叶——

其实也暗含荣耀

甚至真理,甚至像你

一度潦倒的灵魂有时也重于泰山

这些——

你都不知道。正如

你不知道此时一种更大的悲哀已经来临

  

  

梦中

  

躺下就意味着冒险,先是一点点

让月光进来

一点点让骨痛醒来,然后

有意识的在脑袋中播放杂乱的电影

于是你的自我理想

和本我强暴,就在梦中完成

于是,你开始意识到

你的卑微和渺小:甚至不如邻家的一碗菜汤

以致——

你在梦中焦虑,以致你蹬被子

疯狂的抓乱头发,想睁眼再看一下

毫无资本可言

的昏暗灯光,然而——

醒来就是一次越狱

醒来就是你一再逃避不敢面对的悬崖

  

  

否定

  

半生未过,你就开始否定自己

你就是要否定

一切和世故有关的人,或事物

你就是要否定病态的胡须

和三餐狼藉的毛发,你就是要否定

香烟升起的那一朵乌云

你就是要——否定

一生的荣耀,甚至你一度迷信的晚年

你就是要否定自己的前世

否定指甲缝里——

生长的每一毫虚度的光阴,甚至所谓的孤独

丙申年刚过三天,你就是要

否定癸酉年的自己:酉时的天空

  

  

当你头顶异地的天空

  

在过去的日子里,小草依着大树

星星唱着隔夜的歌谣

而你,也总能找到

遮风避雨的小屋,讨好的火炉

未来的日子,一部空白

的长篇小说——

是否缺页,断章,那是你从不去想的

如今,你将要踩着数千公里

的铁轨,将要

望着陌生的事物出神。那一点点

逐渐损耗的生命,在某天

是否也能

让你忽然想起故里,那一块小小的头巾

  

  

一枚刀片

  

于寒冬时,你坐在自闭的一处

你看到了桌角——那醒目的

一枚刀片,它有着冰

一样的温度从来不问冷暖,你拿起它

放在指尖,就那么轻轻一划

指尖就冒出了血液

像是在与你倒昨日的苦水

再往下就是掌心,你咬紧牙关

又是用力一划——

你就几乎要脱口而出对生活的粗口

有一瞬间,你曾想把它放在

腕部——

一种近乎绝情的狠心才能解决的孤独

  

  

大醉

  

比如此时,你坐在疲惫的地方

看雾霾中的一朵蔷薇

蔓延,蔓延成焦虑的荒草

而更多的时候

你都在独饮,品尝自己

与生活的距离。好像所有的悲喜

都连着一个更大的静

好像所有的痛都在你的酒杯里翱翔

去年你有太多痛苦

像众多蹲下的角落中——唯一

隐忍的一个。那个没日没夜的人

正敲击着大醉的酒杯:一种接近流亡的漂泊

  

  

最后一片叶子

  

在初冬,你久久的注视着

一片叶子——

你感到它无助时

就仿佛它站在你的对面与你对饮

那么无力的

终于从一棵树上飘落下来

像是一生——的力气

都用尽了。它飘落在那里

像一块故里的头巾

感受异地的冷和孤独

在冷的阳光下,它无动于衷

的躺着——在初冬

你几乎就看到了它季节的语言脱口而出

  

  

离世书

  

在某一个冬天,你终于将一生

消耗殆尽。就在你

临别的前一刻,你看见

院前的梅花像昔日的寒暄语言

纷纷飘落——

止不住的风漏出疲惫的微笑

念及这么多年

这么多人离你而去,现在轮到你了

  

(原载于《青年作家》2016年第07期)

  

  

向晚,男,九〇后,安徽亳州人,安徽省作协会员。主要从事诗歌、评论、随笔等创作,作品在《人民文学》《时代文学》《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青年作家》《青春》等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或报纸发表数十万字。曾入选《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中国2016年度诗歌精选》等多个选本。曾获第三届淬剑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等多个全国诗歌奖项。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三届“新浪潮”诗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