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亳州七首
2017-07-29 18:11:24
  • 0
  • 2
  • 46
  • 0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



在亳州七首

  

  

正午

  ——写给杨勇

  

七月的尾巴紧随我嗜睡的头脑,在喧嚷的汽笛中

我的咳嗽,显得有点微不足道

如何能像杨勇一样——

雄狮一般,健硕的挥毫,些许的墨点

散于天空的一角

  

正午,沉重而炎热,路边的大树拳头一样举着天空

而我瘦弱的身躯

像猫一样,徘徊于街巷,望着十六楼的窗口

还要时刻提防吃油的铁皮盒子

  

喇叭是一声声大咳嗽,我是一声声小咳嗽

提着无知的脑袋,在希夷大道路边

这又让我想起杨勇

博学的肚子,榕树一样向我挥手

他谈《隋唐》时,会一直重提《世说新语》

就像高温会一直放大他的光芒

他——荣耀的头顶

  

我会时常忘记他回族的身份,这个我会在诗里重提

并永远尊重,如阳光

如深刻的青春枯井,我礼貌一样问候

  

  

沉默与繁华

  ——写给刘婷

  

有时我会沉默,像一个偷渡者沉默于

无人的江南,无人的小镇

可我独立于这座城市的心,也想触摸一下生活的肩膀

在新华路,我

看到了刘婷,就仿佛看到了大理的白族姑娘

  

我的语言,像一个沉默的孤舟——

等待着一个善良的耳朵

  

这座城市。我写了太多的诗,孤立与人群

沉默与繁华,最美而又最痛苦的蔷薇

是我自己——又怎敢言谈生活

  

想到刘婷,我觉得有生之年还有太多的人等我

去认识,还有太多的阳光等我拥抱

还有太多复杂的乱麻

等待我的大刀。她就是这样,从不区分别人的缺点

却善于承受

  

我看着高温在正午起火

我看着她迅速离开:一只轻盈而活跃的白鹭

  

  

在栖巢咖啡

  ——写给孙亚楠

  

在新华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路口

等待着我的光临

像水一样,像我二十五岁的热情,和微笑一样

等我接近

  

毕竟,在安徽

我们说着共同的方言,我们习惯用母语消愁

  

看见楠木,城市的高温开始退烧

可恨我的语言太少

话没说上几句,她就早早退场,无论我愿不愿意

亳州的笑容已然留在了印象里

  

她喜欢诗歌——

像喜欢所有活跃的语言一样,接近生活

我举起茶杯,忽然想起

这里的每一颗柳树:睫毛里的贤淑

  

这个夏天

——她像一片北国的雪花在人群中,慢慢融化

  

  

想一想月光

  ——写给李丹崖

  

在亳州那些古老的城墙上,我每说一句话

都能看见

合适的历史片段从月光中洒下

  

如果我在这里藏着心事

我一定会想起李丹崖——从突然的门口走来

拍拍我的肩膀

随意的问候,让我感到

像是抖落了一身的包袱,满是轻松

可恨我的酒量太少

不能看到你一身酒气之后孤傲的阳光

  

在自省之后,我又想起你的勤奋

像苍鹰一样

太阳离开亳州以后,你仍然执着于蔚蓝的天空

  

最善于写散文的你,偶尔也过着

诗歌的生活

——我在字里行间里辨识你苦酒的度数

  

  

芍花

  ——写给贾西贝

  

数年以前,我在亳州写过芍花

但都不太活泼

现在想来一定有最活泼的一朵,最像贾西贝

  

在道德中宫,惬意的书房

惬意的阳光从窗口探出头来,惬意的水墨在宣纸上

走着碎步

而她立于桌前,如圆扇,如俏皮的花旦

二十米外——

就能听见,一如风吹过的金铃

  

想起亳州老街——

我一定会想起那些篆刻着祥云的瓦片

若是提起贾西贝

我或许会想起某个刺绣的蝴蝶

它会时而飞向江南,时而停在亳州的某朵芍花

  

  

涡河

  ——写给孙志保

  

傍晚,灰色鸟群栖在一棵大树中央,而我

躺在涡河岸边的草坪上

看“一江春水向东流”,感到最后的风

垂在最后的柳树上

最后的月亮才慢慢到来

  

这个夜晚让我想起孙志保:寡言的大树一样

允许大雪留在枝头

允许思想的微风随意摆动,并且

也接受

季节善意的大雨

  

我掀开瓦片就能看到星光,我斜出的微笑像树影

倒在河面上

  

或者,坐下就是秋天。他如黄昏一样

说着烟囱的故事,我听了三遍

——涡河听了四遍

  

  

遮阳的云

  ——写给李鹏

  

许多时候我更愿意站着,佝偻着背

一言不语,像个

季节门外的栏杆,城市与人群

都是我孤苦的内心

  

就像李鹏所说,你又瘦了。如果我也能像他一样

挺着身子

敢于向现实的牢笼说——不

可恨我苦笑的嘴角

斜到唐朝,也胖不起来

  

他这样一个善良而热心的人,像云朵一样

愿意拍打着海浪前进

愿意对着油菜花说出自己的梦想

他也会愤怒——

或许就像一块摔碎的酒杯敌视天空,但

这个,我并不知道

  

我叹息一样吹着天空的口哨,小丑一样跳在

城市的房梁

他云朵一样来往时,就像我

揭开瓦片坦露心事时——感到的荫凉



2017.7.29于安徽亳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