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诗选(2015)
2017-07-29 19:24:22
  • 0
  • 0
  • 1
  • 0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



向晚诗选(2015)

  

  

最后一片叶子

  

在初冬,你久久的注视着

一片叶子——

你感到它无助时

就仿佛它站在你的对面与你对饮

那么无力的

终于从一棵树上飘落下来

像是一生——的力气

都用尽了。它飘落在那里

像一块故里的头巾

感受异地的冷和孤独

在冷的阳光下,它无动于衷

的躺着——在初冬

你几乎就看到了它季节的语言脱口而出

  

2015.11.30

  

  

脚步声

  

雨,在你颠倒的日夜中下着

未来难料,生活

还得继续

仿佛只有透过这雨

你才能听见那着急而疲惫的脚步声

  

2015.11.22

  

  

泪水书

  

雨飘成尖锐的时候,你的泪水

比它更疼

每一滴都慎重,每一滴

都暗含了你所担忧的外省应有的重量

你看见一条黑得骨瘦如柴

的路,没有行人

月光更少——黑色的冷风

从照片迎面扑来

无论她在哪里,比如此时——

你的影子一定会在水洼上闪现

注目,凝视,也会在她

不经意的时候

流下一滴心疼的泪水,这泪水

真诚。会透明如月光一样在她身后

  

2015.11.21

  

  

在雨中书

  

此时你会感到疲惫,感到已深夜了

你却没有什么词——

来形容这黑

你的家人在医院病着,而你

却假装没什么,如果

真的没什么,那今夜的雨

为什么这么大——

它敲打着焦虑而苦涩的窗口

那么着急,以致

感到困倦,甚至失眠

还有另一个让你担忧的人,在外省

雨,仍是不停,下了三天

这三天里,你

小心的听着窗外的雨声

焦虑着,焦虑成水坑里的一叶孤舟

  

2015.11.20

  

  

看着

  

你在晕眩中,看着屋外的白杨

逐渐沉寂

看着冷风感到饥饿的街道

就像看着自己——同样

感到饥饿和苦楚

同样处于一个灰色状态的境地

当你疲惫的看着周遭

看着嚣张的灯光

自酌自饮——

看着它把你最后的精力

也盯得死死的

最后你又看着一支烟被点燃

在你念及外省担忧而又无能为力时

  

2015.11.17

  

  

秋日书

  

天逐渐冷了——仅存的温度

像一支烟慢慢消耗

你记得她说过,她说,今年

我过了最长的夏天

而你只希望

这个夏天可以再长一点,再长一点

  

2015.11.12

  

  

黑暗中的一颗泪水

  

在梦的另一端,你仍在做梦

像是梦醒了

什么就不在了。但你已削好的铅笔在等你

你疯长的毛发和胡须在等你

你远在外省的妹妹

在等你,等你醒来,然后问候

等你修辞的目光重新理性

而你只是睡着,像突然隐没于生活

像陶渊明——

的一首诗,前所未有的安静

此时,你看到黑暗

不——你看到黑暗中的一处光点

那是谁的泪水?它究竟

有什么力量

可以在偌大的黑暗中闪烁并让你凝视

  

2015.10.30

  

  

冷的威胁

  

蔷薇的天气变冷了,它开始蜷缩

(如同它目睹了

一柄尖锐的刀子刺入某人的腹部)

它显得有些害怕,最后沉默

以致在——

天阴得有些恐怖的一片草地上

它颤抖时感到冷风

像一枚刀片

一点……一点……的划过它的皮肤

以致当它再次抬起头

注视着再一次陌生的天空就仿佛看到了死神

  

2015.10.13

  

  

冥思书

  

多少年后你再次看到这样的天空

你仍然会想起

一阵昏暗的风,它吹着——

这个时代疯长的毛发和尘埃一起狼藉

你站在这里,像一棵知性的白杨

嗜睡的时候仍苦苦思索

你为什么存在,为什么这般卑微

和疲惫和痛苦——

是什么可以构成你失眠的原因

当你仍无法对这些悖论的问题作出回答

当你无助的望着天空

继而又想起十二范畴(像尘埃

被迫的在空中寻找答案)

直到你离开——那阴暗而孤独的就是你自己

  

2015.9.29

  

  

静与一枚叶子

  

一枚胆怯的叶子,终于在你片面的目光下

坠落,然后无力的躺下

然后用你从不习惯的安静来习惯痛苦

以致你觉得它的姿势

(如同大病一场而暂时

放下天性的动)也越来越形而上学

你这样孤立、静止、片面

的注视着一枚叶子,如同注视着

康德的纹理。如此安静,如此体会一个

从未有过的静——落在

一个你与叶子共处的

时间夹缝之间。关键这静——

静止在一枚叶子身上

像一只睁大的眼睛在季节的门外至哀无声

  

2015.9.22

  

  

虚度书

  

虚度的时光在一个更大的黑暗里

开始密集,用一支香烟

燃烧的速度把你围住

灯光也开始变得朦胧,像你嗜睡的眼睛

苦涩的时候看见一朵蔷薇

在无人的角落里低头、挣扎和颤抖

你看它时——它

也在看你,看你的堕落的毛发疯长

看你汉语的诗歌如何将它

写成自己,看你的痛苦——

会不会在深夜响成一株被践踏的青草的琴弦

  

2015.9.17

  

  

  

她从雾中走来,轮廓渐渐清晰

渐渐地——舒展

成一朵笨拙的云遮住你苦涩而疲惫的天空

有时,她会缩减至一个简单词

比如一只——

不知天高地厚的雀鸟,她

会在你恰好疲惫的时候

跳到你的窗前

大约是有着和月亮一样的高度

直到有一天,她在异地

她在异地——独自享受着整个秋天的欢愉

  

2015.9.9

  

  

燥热书

  

体温随着室温上升,你坐着,直至

把路边的路灯坐成熄灭

困倦坐成失眠

此间,你一直在昏暗的小屋

被无知鞭打,以致你想起苏格拉底

会立马失声痛苦

这哭声像极了一本孤独的书

只因无力翻起第一页

你才觉得生活如此焦虑,如此不安

多少年后,你仍然

能感受到今日的疲惫和痛苦

仍然能感受到

一朵黑暗调和的蔷薇多么卑微和无助和凄凉

  

2015.8.2

  

  

最后

  

也就是凌晨三点,当众人睡去

而你从弗洛伊德

的梦中醒来,在挣扎中,在疲惫中

在喧嚷了一天的沉睡的城镇中

阅读自己。也就是那时

你感到自己体内的寒冷要大于周遭的湿热

你确信这种寒冷

就是你的另一种卑微和无助——

多像你的泪水打湿的这个六月的城镇

最后你无助,失望

生活也越来越单调、重复

以致堕落,毛发疯长,像一座经久不修的院子里

杂乱的草木,后来,生活也

越来越唯心主义,越来越不世故

像一朵苦难的蔷薇只认可自己

只认可生命的本质是痛苦和虚无和欲望

最后一朵蔷薇终于低头

在饱受了半生经历的巨大痛苦(欲望)之后

  

2015.7.31

  

  

而你无动于衷

  

这雨来势汹汹,着急、不安

这雨——

像你疯长的毛发

和胡须,想释放你一生的疲惫和痛苦

它来了。来得那么快

带着浇灭你心火、肺火、胃火、肝火和肾火的使命

在你院子里的蔷薇将要枯萎之前

在你凌晨三点

书桌上的《梦的解析》将要合上之前

它来了

而你无动于衷的坐着

把痛苦坐成麻木,湿热坐成苦香

有那么一瞬间

你会忽然化身成一头猛兽

一边苟延残喘的在重金属的铁牢中

被生活鞭打,一边细嗅蔷薇在它将要枯萎时

  

2015.7.16

  

  

声响,或从梦中来

  

当你从梦中醒来,你感到那种清醒

的气息还在

像是透过格子窗传来的风声

其实这声响在你的熟睡中——就已存在

它卑微、凛冽,且不知天高地厚

的闯入你骨瘦如柴的小屋

以致你被它惊醒

以致你疑问——是否有人

为你醒着的耳朵偷来这风声。是的

你又失眠了,但你清醒的记得

遥远的古寺,钟声

响了三下——仿佛在提醒你如何生活

然后戛然而止

然后像是用尽了半生痛哭的力量,敲响第四下

伴随着重金属的回响

闯入你的梦中,在你熟睡时——

或者在它未来到时你就已经清醒

念及生活,你认为

那几乎就是整个夏日的代言,和你每天的无所事事

  

2015.7.7

  

  

不关己书

  

当你看到远方的蔷薇在深夜

偷偷抹泪,冷风像耳光

抽打着它弱小的身躯,它像一个拾荒者

因在偌大的黑夜里——

而感到恐惧和疲惫和苦楚

于是,你看见它

你会心疼,你会先鼻酸然后流泪

然后不再想起,只因

你和它一样,都在过着自己终有一死的有限生活

只因你和它一样

它——

散发的苦香和它的存在一样的卑微

  

2015.6.26

  

  

生日,或写给自己

  

仍然是熟悉的你,只不过又老一岁

仍然是熟悉的事物

只不过又苍老了许多,仍然是

熟悉的重复的生活

就像你三个月未理的毛发和胡须

只不过日日疯长——

日益狼藉,此时,你

坐在窗前吹着数年以前熟悉的风

你感到它像是一直都不在故乡,一直

都过着混的的日子

没有作息,活的像一支哭泣的香烟

直到你看见自己

与它无二,直到你看见明天很长,很长

  

2015.6.6(四月二十日)

  

  

无所事事

  

一天闲来无事,你仍是沉醉在五月

的湿热中,天空

永远像一只睡不醒的眼睛

这究竟是个什么感觉——继而你又想起

那朵自卑而无助的蔷薇,它

那样安静,无所事事

沉重的头颅在阳光下暴露着自己

半生的自闭。你看着它

好生心疼。而你——

感到自己在它面前时如同面对一个为你斟酒的故人

  

2015.5.26

  

  

  

你时常会在通往诗的途中享受独自一人

的感觉,此间你会忘记

正午的疲惫的阳光——从树叶间

抖落下来的样子

会忘记空了的酒杯把酒水洒在桌面上的样子

你甚至会忘记自己

多少年来不在故里的样子,以及

那个只看背影就很好看的女孩

这让你后来——想拼命得

记起某物时总摆出一个抓头的动作

然后有一种不停地张望

看身边有没有熟悉的事物能让你想起来的期待感

有时,你会突然看见

一团乱麻,对——就如那团乱麻一样乱

  

2015.5.25

  

  

醉己书

  

后来,你就特别怀念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

是的。你半生都在寻找——比如

一个人喝酒时

不用疲惫的姿势就可以看到雀鸟飞过头顶的天空

  

2015.5.23

  

  

五月十五凌晨书

  

屋外的狗吠声掀起窗帘,此时——

没有一个词语可以提醒你该怎样生活

一日已尽——

你注视着屋内的壁画

它缓缓展开的黑暗像一个没有乌云的天空

那样透明,那样

不知天高地厚,以致狼藉

以致会在凝视一朵蔷薇缓缓低头时

咳出血来。甚至看见

一枚刀片都会下意识的摸摸腕部

你所在的小屋,有的是

一个更大的黑且始终与生活保持距离

而此时你独酌

却感到像是一首越来越敏感的音乐迎面扑来

  

2015.5.15

  

  

云上的日子

  

在你面对那样一朵蔷薇,它血红色

的头颅已无力撑起半生的疲惫

它显得焦虑,自闭

多像你沉重的铁锚根深故里,多像你

云上的日子,颠倒的生活——

你是个念及生活就忍不住低头的人

以致你颈椎又疼

你看见自己的痛哭像进入墓园时的一个更大的静

你看见你云上的日子

此时缄默如一朵蔷薇微微点头,又摇了摇

  

2015.5.12

  

  

又到夜深了

  

醒目的风吹着你瘦弱的身躯——你自信

痛苦绝不是偶然

比如今天中午你看到一个可爱的女孩

拿着刀片毫不犹豫刺向腕部

她的血液快速流淌

在阳光下她的身躯像一朵蔷薇缓缓低头

好像如此才算还清了罪过

这一切——大约是

早有预谋。比如昨天,一位写诗的人

在20岁就结束了自己的后半生

他笑的时候像一朵蔷薇的花蕾或将怒放

一生着急,像一个更大的

黑。它会很快浓缩成一个枯冷的夜,苦难的蔷薇

  

2015.5.6

  

  

铁锚沉底,蔷薇低头

  

在第四支烟后。你不愿看到的事情

还是发生了,比如,一阵风

颤抖,狼狈,茫茫然

比如你在河的另一岸看自己的倒影如何沉底

你走着,然而却不知去向

而身后——

则是二十年的践踏声哭成你院前的蔷薇

四月已去,五月将如何

明天又将如何

月光照在你身上(你的影子

每一步都像是投湖)铺展成后半生的路

耀眼,苦涩,你是个念及生活

就痛哭的人。以致

你认为倔强的——铁锚已经沉底,蔷薇提早低头

  

2015.5.1

  

  

骨痛

  

后半生还没到来,倒是一身的疼

提前完成任务

好像这疼早在一处等你

比如你把自闭的小屋坐成傍晚

比如你把静止的姿势坐成一根锋利如琴弦的针

以致痛苦——

像赤脚在寒冬的夜路上暴跳如雷

以致面对所有事物

都觉得它们藏有伪暴力的一面,以致后来

——直至你

的痛哭再也不具备任何力量(在人群

与院前梅花之间)但更痛的

则是你通往诗的途中。一条能穿琵琶骨的路

  

2015.4.30

  

  

四月二十八日有雨

  

你的脚步在人群之中显得有些狼狈

你的脚步在水洼上

才觉得此刻真实,尤其是

比梦真实,每一步都像是在投湖

你的脚步在瞬间

黑下的天空中——是因为此时有雨

以致在雨中才觉得尘埃也难免于一场灾难

  

2014.4.28

  

  

来信

  

一片久违的故里之地,一旦你想起

你会先低头

你会先觉得自己错了

以致难受,以致你望着院前的那颗歪脖子树

你会先看到熟悉的阳光——在风中

有着故里的敏感

摇晃成一万斤的铁锤砸向你

砸向连空洞无物的安宁都没有的一处

你会时常觉得自己

已漂泊了多年,好像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

信中说,你离开了数年——

梅花也开了数次。每一天的阳光

都像是祖母的眼神注视着一条骨瘦如柴的路

  

2015.4.27

  

  

悲观书

  

已是凌晨,屋外吹过异乡高楼的风

像你此时吐出的烟雾

注视人群。你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你把人群看作是

解除孤立的一个可能途径

这种可能如同你只认知叔、尼二人

在一个被冷风拥挤的屋内

有着比冷更疼的神经,如同你

敏感于悲观的事物且时常会在黑夜里大哭

像阮籍。以致后来——

你时常在品尝自己的一隅始终与生活保持距离

  

2015.1.3

  

  

咏怀而已

  

其实在你眼里,鹰潭与亳州并无区别

不过是两个地名

的同一种生活方式——

如同你那么爱分花拂柳的世界,却

不知该怎样活着

以致茫然,以致向往深山桐树上的秋蝉

  

2015.4.22

  

  

死于非命

  

实在有太多可能,比如你三餐狼藉

烟瘾又犯

偶尔口中也会倒出苦水来

颈椎疼痛,就连四肢也个个孤独

以致后来你终于成了一个不知该怎么活的人

以致你看到所有事物

都只看到了它阴郁的一面,甚至

孤苦,甚至认为——它们

都过着与你保持距离的生活

关键木已成舟,关键你是个把后半生埋进土里的人

后来你心生恐惧

像踏入墓园时的一个更大的静

但此间实在有太多可能,最怕一生

的泪还没流尽,你就被所谓的生活按倒

  

2015.4.13

  

  

清明书

  

有雨的四月或将南行,或将像扬州

的雨水,稀释自己

一生将尽,一生很长

你的疲惫过早的损耗在来时的路

一条重金属的路(物欲之下

你的哲学有时不敌一碗可靠的菜汤)

以致你的目光里暗含倦意

暗含你缓缓转身时带走的一生疲惫和痛苦和卑微

以致你找不到故乡——

只能在品尝自己过程中给你的前世扫墓

那时你会忽然看到败秋的知了

然后在一个迟暮的深秋

(像句号一样坐下来)

细嗅蔷薇,看奔跑的猛虎消失在你的视野

  

2015.4.5

  

  

长夜漫长

  

凌晨三点你们还掏着彼此的心事

好像一生早已耗尽

你们的疲劳像是扬州的泪水

而故里则是一块小小的头巾

如果不是

一个敏感的人,此刻应早已入睡

如果不是——念及苦楚就哗啦啦的痛哭

重金属的引擎声(着急的

从半夜跑到黎明)

也不会如此提醒你生活的本来样子

那时你们在深夜的角落里

大笑,嚎叫——

你们的身影像黑夜猛吐的一口血水

而那一条

平凡而卑微的路多像一条喊破的喉咙

  

2015.4.2

  

  

在一处

  

谁在此处?离故乡485公里的一处

鲜有人群的一处

自卑与自闭的一处,忙碌

与泪水像异乡雨一样枯冷的一处

轰鸣的引擎喘息着你

——和你们

放佛做梦就应该在三月的扬州

你在此间深陷雨中的冷

一种孤立就在此时成熟了

于三月初,你在一处始终与生活保持距离

雨水陪着你

路过望月路——路过望月路时

——一日如此

一年也如此,像一个老者

身处晚年时正面对一堵城墙在他刚转身时

  

2015.3.11

  

  

穹顶之下

  

你从没看见过这样的雾霾

如同你睁大的眼睛

从没看见过生活中最痛苦的事情

你深谙你一生

的重量。不敌此时——

重金属的物质在空中飘浮

你在此间慢步,卑微

的身影与此时周遭的人群并无二样

你看见——都市的面孔

从雾霾里浮出。疲惫,困倦

——像是大病一场

而你于穹顶之下,像一枚铁锚

在尚有能见度的街道上

越走越远。直至走成一个更大的静

  

2015.3.1

  

  

天空下

  

黑了的天空像一只睁大的眼睛——

雨从中滴落下来

你在此间想着多年未见的

老朋友。你坐在少有人群的一角

感到你举杯时

他们正在坐在你的对面

那时你想着自己应是抑郁的天空

时而以为自己在异乡

漂泊了多年,时而以为

一片翠绿而鲜嫩的草地上那里曾有你的脚印

或影子,然而这一切

竟和你梦里的一样吻合。此时

雨水,在你冷漠

的身旁落下。只因它足够冷

——才让你觉得

你与同为失散多年的它有共鸣之处

  

2015.2.24

  

  

悲观,或墨色大网

  

在切肤的冷风拥挤的街道上,你盲目

盲目的寻找

可医治你一生痼疾的良药

以致你看到它,大约会有像你夜读叔本华时

一样的冲动。可那时整个夜晚

你都面无表情

你深陷那时苦痛为你筑起的高墙

不能自已,亦无人可入

是的,你没有朋友,念及整个亳州

就你一人,你就哗啦啦的痛哭

那时你还没有安排自己

的后事,但你已到了某不治之症的晚期

正如那时你还没有读懂叔本华

而一生的悲观——

(好像早已来到身边)

像那时的天空率先为你张开墨色大网

  

2015.2.10

  

  

与叔本华书

  

你看见天空很低,你在风中感受

切肤的疼痛,但你

看见他——好像若无其事

那么自然的

“从饮干的人生酒杯中倒出各种渣滓”

仿佛品尝自己的时候到了

在你和他交谈的时候

你看见他呈现出那样一种病态

焦急、疲惫,好像与生俱来

他这样说到深夜——待他走后

你又捡起地上那半支香烟,你觉得一生

都不敌你此时

后仰的姿势……一只鸟飞来说

他究竟告诉了你什么?让你如此

深信不疑——

他说,今天很糟糕,然后

一日不如一日,直到最糟糕的事情发生

  

2015.1.31

  

  

  

有雪的时候无事可做,亦无心可谈

你凝视着零星的雪花从清晨

下到黄昏,终成大雪

它和去年——

至少和你梦里的一样吻合

你看见它就会想到自己的卑微(它飘舞时

想着自己终会消融)

在一处少有行人的马路旁

你站着,就像是站成了雕像

凝视着尚未被干净覆盖的污浊的世界

  

2015.1.29

  

  

尖锐的刀

  

此时的河面还是清澈的,尚能看见

像踏入陵园时

的一个更大的静。而你

像根倒刺,在疲惫与困倦之间

在头痛与嗜睡之间格外醒目,仿佛周遭

除了虚无,就是一个巨大的痛苦

此处没有人——

与你共赏芳草,没人与你寒暄

河面像一只睁大的眼睛泛着泪光

注视着你

而你只觉得枯冷,以致

烟瘾又犯。其实所谓生活在你眼中

和在一只羊眼中

并无区别——它只是

眼睁睁的看着一柄尖锐的刀刺入它的喉咙

  

2015.1.26

  

  

多少年后

  

直至那时,你才担心多少年后

你会不会因为某个不治之症

而离开人世——

和你看见荒草横生的土堆前立有一块木牌时

一样悲观。一只鸟飞来说

听着。我的好几个同伴

都死在这里,死于春天的第一场雾霾

那时你远远的站着

但另一只手已经触摸到你久违的墓碑

碑文历久弥新

但那时的天倒是清澈的很

尚能看见像踏入陵园时

的一个更大的静

后来,你每次路过那个有荒草

的土堆时你就开始担心多少年后的事

  

2015.1.23

  

  

孤立,或多余的

  

嗜睡像此时的月亮慢慢升起,一天

的疲惫就在此时成熟了

像你在某公园

举着酒想把一湖的月光揽在怀里

念及某人已经入睡

某人尚在为重金属的胃奔波,而你

像一枚永远打捞不起的锚

挤在倒涌的人群中倒着苦水,显得有点多余

  

2015.1.22

  

  

整个下午,或静水亭

  

一整个下午你都在宋汤河,闲来无事

颈椎又疼,那时——

你想把所有的骨痛都如数交还

给那个下午

都如数交还给那个亭子——你甚至

还给那个亭子起了个名字

简单点说,就叫静水亭吧

至少没有什么时候

能比此时的水更静。能比此时

的你更静。一个被忽略的刺眼的光照映着你

和旁边那棵枯树,像是更静的两棵

整个下午水面上都漂泊着

你凝视的目光。而你在岸上像是打捞着苦水

  

2015.1.20

  

  

孤立书

  

当你路过有冷风吹过的孤立

的枯树,你就想到

其实你与它并无二样,在那样一个

偏僻的地方,没有人群

杂草更少——

你甚至可以想到自己的处境

视力已不足以看清周遭,听力

更是每况愈下,以致

三餐狼藉的胃时刻提醒你

你会经常嗜睡,偶有

不具备任何力量的痛哭就像阮籍途穷

以致后来但凡念及半生的苦水

你就特别累——

像此时你往后一躺,就躺成了一个大字

  

2015.1.17

  

  

绿水本无忧

  

你从新华路回来的时候,天又黑了

一层,寒风拥挤

一点也不像你——

来时的样子。那时你会忘记李煜

忘记寒冷的气候应多添衣物

但你仍想着某人那里是否已经下了第一场雪

以致有一段日子,狼藉

不食三餐,胃中苦出心疼来

以致你在河的另一岸,念及绿水本无忧

——念及你无能为力任它因风皱面

  

2015.1.14

  

  

逃离书

  

尤其是此刻,你最想去南山

看或将落下的梅花

或者在旧亭念及一生易碎的事,或者冷

你想逃离,你不想解释你的一天

路过的那些地方,有哪些花草

尚有温度

有哪些长椅此时正在等待一场缺席

只有一些角落

给了一些落下的叶子,给了一些

在梦里渡船的人(仿佛现实

已被跪下的角落中伤)

而你为了一些物质生活已经被阴沟里的水盯上

像枯冷的叶子落进现实,以致你坐下

凝视窗外倒涌的人群

就觉得像是迎面扑来的重金属的胃

  

2015.1.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