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7)

一个孤独写作者的独白

一个孤独写作者的独白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诗歌于我有没有用,于我有没有价值,我是不想去思考的。因为,我知道,写诗于我而言几乎就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生活方式,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写诗?我只能用一种诙谐但又严肃的话来回答,因为,诗在那里,它在等我来写。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诗歌确实影响了我,写诗的这些年,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刻意的寻找一首诗来读,因为读诗时,会有一种熟悉而真切的感觉,我认识到这语言的背...

  • 12
  • 0
  • 0
  • 0
2018.10.30 10:29

孤独的云(组诗)

孤独的云(组诗)倾诉破旧的窗台没人说话,咳嗽是你最后的语言爱情属于虫鸣,忧愁属于高度的白酒在亳州偶有大雨,偶有风寒扯不清的生活就像着了火一样见风就长你在一大堆干柴中——看着太阳在水一样的夜晚中品尝朝阳睡醒了,就写几句自由的诗有时,你也像路牌一样等待每一只麻雀停在你的右肩你也曾对着杜甫倾诉着你野草的风格如风声,如倒空的酒瓶没人说话的时候咳嗽——就是你一再痛苦,丢在深巷的语言太多阴下的天空,还有太多雨——...

  • 430
  • 0
  • 2
  • 0
2018.10.30 10:03

向晚的散文《扎根》

扎根 作者:向晚 或许天性使然。 每当到一个地方,就不想动,就想长此以往的住下去,不管它是陌生的,还是熟悉的,就算是千里以外的无一人的小镇,只要尚可温饱,就想扎根,就像一棵树苗被栽种到一个地方,它生长了起来,便一生都不想再动了。风调雨顺则是最好,若穷山恶水,动则狂风骤雨、风雪交加也愿承受。 一辈子无甚大志,越是年长一岁,越觉得岁月的苍白和生活的苦恼。前几年每当与人逢面,除瘦弱以外,都言,年轻、生气、...

  • 423
  • 0
  • 17
  • 0
2017.12.19 20:15

向晚的诗:七月(组诗)

向晚的诗七月七月有火,有风。有数不清的头痛和偏方有来自南方的痼疾,和无法医治的乡愁有冰镇的西瓜,有破碗有一生所爱有久病成医的失眠有低度的啤酒,也有烂醉的床单七月,堕落高于热情最低的生活在最高的梦里嚣张有汗水浸透的衣衫,也有悲凉关于樟树每次看向窗外,好像一眼就能看到那棵高大的樟树黑云一般的树冠正倒向未来树叶成片飘落(究竟有哪一片叶子会为这着急的一生而心生遗憾?)这样看着——忽然想到自己已好久没有认真...

  • 574
  • 0
  • 2
  • 0
2017.12.18 11:11

恐惧于未知事物(组诗)

恐惧于未知事物(组诗) 在南方 这屋外的最后一声虫鸣也散了头痛之后想起你南方的热情有如待毙的烟火——一日不如一日。你浪费的星辰又将在何处安身?这座城市你看不到一点冷暖,甚至所谓真诚的诗已不为人所爱三餐狼藉知己更少,病来如山倒后来。你的生活像唇齿边燃起的自闭香烟在经过他人的荣耀之后,日益消瘦 痛哭 欲望的三月,蔷薇被沸腾的开水烫伤骨头,你痛哭你看着月色下耀眼的轮船临近又一次的搁浅,你痛哭。尤其是你笨拙的...

  • 595
  • 0
  • 3
  • 0
2017.10.11 22:24

2 向晚的诗(十五首)

向晚,男,原名李唯伟,生于安徽亳州,90后重要诗人。省作协会员。主要从事诗歌、评论、随笔等创作。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时代文学》《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扬子江》《诗潮》《青年作家》《青春》《作品》等全国公开刊物发表数十万字。曾入选《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中国2016年度诗歌精选》等大量选本。曾获第三届淬剑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等多个全国诗歌奖项。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三届“新浪潮”诗会、《...

  • 2803
  • 1
  • 7
  • 0
2017.09.04 13:58

隔夜的歌谣(组诗)

隔夜的歌谣(组诗) 与自己为敌 你一个将死之人,还要与自己为敌就好像不问世事的季节还要与冷暖为敌。你听见整个春天那些重金属的花在你的骨髓里生根,发炎。它们像吸血鬼的指甲纷纷生长它们吸食你的血液,你无动于衷甚至无助,无为,甚至连你突然的惨叫都没有一点声响整个春天的花开了又败,它们冒出你的心脏和唯心主义的大脑它们让你觉得——活着如履薄冰,不与自己为敌就是死路一条 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月光斜出的一寸能否让你温...

  • 170
  • 0
  • 4
  • 0
2017.09.01 19:24

向晚的诗(十二首)

关于樟树每次看向窗外,好像一眼就能看到那棵高大的樟树黑云一般的树冠正倒向未来树叶成片飘落(究竟有哪一片叶子会为这着急的一生而心生遗憾?)这样看着——忽然想到自己已好久没有认真地呼吸过一次新鲜空气。更多的时光被烟灰代替,就像它恰如其分的表现了一个装满黑夜的烟缸那样,也表现了一个——与去年那棵高大樟树正好相反的堕落身躯2017.3.11五月五日,傍晚 好像你只要一点起烟,那路口唯一的路灯就亮了起来微弱的灯光像虫鸣...

  • 81
  • 0
  • 2
  • 0
2017.07.30 20:31

向晚诗选(2016)

向晚诗选(2016) 无论什么时候 感到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一扇窗面对你都有一个斩钉截铁的午后阳光,在河的对岸等你以致你一颗——安静的心,像逃窜了三五个省而感到疲惫的一枚邮票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敢停下脚步。在狂风吹过的喧嚷后侧:(这座城市少有的一块闲置空地)一个人——狂奔的脚步比虫鸣更微弱就要愤怒的像一只飞蛾扑向火光:无论什么时候 荒废 如果车轮轧过今晚,而你又没有什么可以剩给明天身体空荡的角落,是不是又该杂草如烟草...

  • 42
  • 0
  • 3
  • 0
2017.07.29 22:44

向晚诗选(2015)

向晚诗选(2015) 最后一片叶子 在初冬,你久久的注视着一片叶子——你感到它无助时就仿佛它站在你的对面与你对饮那么无力的终于从一棵树上飘落下来像是一生——的力气都用尽了。它飘落在那里像一块故里的头巾感受异地的冷和孤独在冷的阳光下,它无动于衷的躺着——在初冬你几乎就看到了它季节的语言脱口而出 2015.11.30 脚步声 雨,在你颠倒的日夜中下着未来难料,生活还得继续仿佛只有透过这雨你才能听见那着急而疲惫的脚步声 2015.11...

  • 22
  • 0
  • 1
  • 0
2017.07.29 19:24